明升体育L7SNEAKER:NikeForce系列篮球鞋回眸_NBA_明升体育L7SNEAKER:NikeForce系列篮球鞋回眸_NBA_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Star Wars”

  在此前的栏目中,笔者已经为大家颇为详细的回顾了Nike旗下三大篮球鞋家族中Uptempo和Flight的故事。相信也有不少的读者朋友们,可以在这个系列的文章中,重温了自己与球鞋的邂逅。而从今次的栏目开始,我们的回顾栏目将迎来下一位主角,那便是三大派系中历史最为悠久,也最具影响力的Force系列。

  自1982年Air Force 1诞生开始,Force系列始终标榜着Nike最卓越的减震科技、最强悍的保护性能,而Moses Malone、Charles Barkley、Alonzo Mourning,甚至Amar‘e Stoudemire这些油漆区硬汉们,更是为Force系列在其漫长的历史中,注入了那份象征着球场统治者霸道气焰的铁血风格,以及Nike最能够吸引年轻消费者的叛逆态度。

  在Air Force 1之前的那段日子里,Nike在篮球鞋领域虽然也有持续不断的作品,但从Franchise到Legend、Gamebreak以及Dynasty这些如今只能在“狂热古董爱好者”收藏中见到的家伙,它们始终没有走出Blazer的影子。不仅缺少产品自身的风格,在功能性上也并没有太大的突破。要真正从Converse、adidas等老牌强敌的统治下抢得一席之地,Nike需要做出更大的改变,而Air Force 1的出现,恰是真正改变了这一切。

  当然,关于Frank Rudy老先生如何发明气垫,Phil Knight又是如何同意在跑鞋中尝试这种减震科技,我在这里就不去赘述了,在以前其他的文章中,我已经针对这些问题做出了较为详细的介绍。就Air Force 1本身来说,它的设计早在1979年就已经开始,但根据资料记载,最初的设计师将Air Force 1做成了一个如同米其林轮胎人一般圆滚滚的“家伙”,这让公司内部并不满意,也就随后有了Bruce Kilgore接手设计工作的故事。从巴黎圣母院到户外鞋,Bruce用各种灵感为我们呈现出了最终诞生的Air Force 1。

  “这是我设计的第一双篮球鞋。”

  Bruce这样回忆着当时Air Force 1的从无到有,“一开始的制作并不顺利,这要多亏一位鞋垫经销商,当时他说自己可以选用正确的模具做出来我们希望实现的鞋底,否则就不收钱。所以我把草图给了他,大概五六个星期之后,他给我们带来一些完美的鞋底。”

  也正是在那位鞋垫经销商的引荐下,Bruce和他的设计团队结识了来自西班牙的模具供应商,这才有了Air Force 1那著名的Cup Sole结构中底。而就像许多我们熟悉的专业运动鞋一样,作为当时Nike首次运用Air Sole气垫的高端篮球鞋,Air Force 1自然要经历不少测试。

  Bruce这样说,“我们开车在到处跑,把这些鞋子送到那些大学生球员的手上,我有位同事认识学校里的负责人员,我则作为随行的设计师,在测试现场听取大家的意见。”而有趣的是,当时年轻的Tinker Hatfield也参与了球鞋的测试,在穿着过程中,他希望将钢板放在气垫下方来加强中底的反馈,但这个设想最终因为安全性等方面的考虑而未能实现。但这种将坚硬而富有弹性的材质贯穿中底的思路,却在之后若干年中推动着Tinker在之后的岁月中开启了属于自己的传奇。

  再说回到Air Force 1,它在当时的成功,除了来源于创新的科技和设计,更离不开它在NBA赛场的完美亮相。众所周知,Moses Malone、Michael Cooper、Jamaal Wilkes、Bobby Jones、Mychal Thompson以及Calvin Natt组成了Air Force 1最初的代言团队,被人们誉为“Original Six”。其中,Bobby是第一位穿着Air Force 1的选手,而在篮球方面个人成就最高的则当属Moses。

  当时间跳转回1982-83赛季,早在常规赛阶段,Moses就以场均15.3个篮板的成绩连续第三年加冕篮板王,并且在队中云集Julius Erving、Andrew Toney这样得分高手的情况下,Moses还可以每场砍下联盟排名第五的24.5分,并且入选了最佳阵容和最佳防守阵容。

  而到了1983年,那绝大多数中国球迷并未见证,但早已耳闻多年的季后赛当中,Moses和他脚下的Air Force 1迎来了最惊艳的演出——他率领76人队更是以12胜1负的成绩,一路摧枯拉朽,豪夺总冠军。这也几乎应验了Moses那著名的豪言壮语:“FO!FO!FO!”而在这13场季后赛中,他场均贡献26分和15.8个篮板,铁血的防守以及篮下的统治力,直接在那一年决定了总冠军的归属。

  可以说,那一年的季后赛,代表了属于Moses和Air Force 1的金色年华。但Moses之所以能够成为历史上最能代表Force精神的传奇巨星,绝不仅仅是因为13场季后赛那么简单。作为NBA历史上最具代表性的高中生球员之一,年轻时的Moses个性张扬,这一点从他能完美调教Charles Barkley这样八面玲珑的“愣头青”,就能看出端倪。

  Moses Malone出演的Air Force 1元年广告,从那时Force系列的赛场定位就已形成

  有人问过Moses,大发体育,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会不会选择从高中直接进入职业。而Moses的回答依然是肯定的——“而且我想他们应该付我三倍的薪水。”而这种标榜自我的态度,恰是与同样在篮球领域初出茅庐的Nike一拍即合。

  不过作为历史上第一双采用了气垫科技的篮球鞋,Air Force 1固然在性能与思路上领先了同时代的篮球鞋,但这阻止不了它在诞生两年后,就像许多普通的球鞋款式一样停产了。但来自巴尔的摩的三家鞋店却坚持要求Nike继续供货,为此他们甚至不得不各自承担1200双的销售指标,来说服Nike单独小规模的生产Air Force 1。

  也就是几乎凭借口口相传的影响力,Air Force 1非但没有就此消失,反而展现出了更旺盛的生命力,销售一空的佳绩让Three Amigos更进一步展开了The Shoe of the Month。这里,我们要特别向Cinderella Shoes、Downtown Locker Room、Charlie Rudo Sports这三家店铺致敬,是他们的坚持,让Air Force 1延续了自己富有传奇色彩的生命。

  就此,Air Force 1开始了它逐步从高性能篮球鞋向多元化潮流艺术载体转型,这其中一些侧重于潮流的篇章,笔者在此番针对篮球鞋的回顾中就不做太多介绍了,至于Rasheed Wallace等后生帮助Air Force 1重回球场的故事,则会在之后的篇章中出现。

  有趣的是,Bruce Kilgore自己也是在Air Force 1首次面世后整整五年,才知道自己的产品如此受到欢迎,“我在1987年去到台湾工厂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了有关Air Force 1的故事,而在那之前我甚至不知道Nike还在生产制造它??”

  同样是在1984年,在Air Force 1迎来重生的同时,Nike也为Force家族推出了新的成员,也就是Sky Force。和早先有关Uptempo,尤其还有Flight系列的文章内容中所展现的类似,Nike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于球鞋的命名远不如如今严谨,重名现象经常发生,对于这款Sky Force也是如此。从造型上来说,1984版Sky Force最大的特点便是脚踝侧面的NIKE字样。

  值得关注的是,1984版Sky Force除了拥有脚踝处带有NIKE字样的高帮版本之外,在当时还推出了两款3/4版本。所谓3/4,鞋帮约为传统高帮的四分之三,却又高于Low Cut低帮版的特殊鞋型。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之后包括Air Jordan 3在内很多主流后卫球鞋,都是标准的3/4帮高。而这种针对鞋帮高度的界定方式,正是从这款Sky Force开始——在此前包括Air Force 1在内的众多鞋款中,Nike只是将鞋型分为High与Low两个版本。

  而在Sky Force 3/4中,我们又可以发现其中一款采用了帆布而非传统皮质Sky Force Canvas 3/4,这似乎也在代表着Nike在当时对于篮球鞋轻量化的尝试。

  1987年,Nike加大了对于Force系列的推广力度,对待Air Force 1和Sky Force那般“两天打鱼,三年晒网”,一口气便推出了Court Force、Delta Force AC,以及Air Force II三款球鞋。其中由于后天的潮流加成,Court Force应该是认知度最高的一款。并且和当时大多数主打篮球鞋款一样,Nike在当时也为Court Force推出了包括高帮版和低帮版两款鞋型。

  Delta Force AC则是一款在当时看来设计较为中庸的Force团队球鞋,不过在命名上,从1987年开始,Delta Force也和刚才你所看到的Sky Force一样,开始作为Force家族每一年的保留曲目那般多次出现。不过在如今的复刻大军中,你所看到那些被Nike带回来的Delta Force,都是这款诞生于1987年的Delta Force AC。

  而作为1987年Force家族,乃至Nike品牌的重头戏,Air Force II的表现则多少有些令人失望。尽管依旧采用了当时颇为先进的Air Sole中底,但是在整体设计上,它却远不如Air Force 1那样独树一格,特别是在鞋身线条的分区设计上,它与Court Force、Delta Force AC太过接近,甚至有一些“家族式鞋面”的尴尬。

  Air Force 2元年广告,从Moses到Sir Charles,衣钵传承的意味呈现得很清晰

  尽管设计称不上太具诚意,但是在代言阵容上,Air Force II却可谓豪华。作为Moses Malone的忠实门徒,Charles Barkley从此接过了Force的大旗。

  而那一年NBA联盟中最快进步奖获得者Dale Ellis也是Air Force II的正牌代言人之一。或许也正是Air Force II给他带来的好运,帮助这位在职业生涯初期只是角色球员的年轻人迅速称之为超音速队的当家球星,并成功入选全明星阵容、夺得全明星周末三分大赛冠军,甚至还入选了最佳阵容三队。

  此外,就连Michael Jordan也曾在赛场外穿着过Air Force II,足以见得它在Force家族中的最高贵血统。

  1988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属于Force的一年,Air Revolution将可视气垫成功运用于篮球鞋可谓技惊四座,而Air Jordan 3更是科技、设计,以及运动员表现的完美结合,似乎Force的风头一时间被抢去了不少。但既便如此,在这一年中,Nike还是推出了许多Force鞋款,并且其中大多颇具水准。

  如果说早先Air Force II的外形设计太过中庸,那么在这款Air Force III上,我们则惊喜地看到它作为Force系列年度主打产品在风格上的突破——更具层次感的鞋面结构、更粗犷的宽大鞋底、更复杂的线条设计等等,套用当今一个在潮流领域颇为恶俗的词,那便是“机能”,Air Force III是一双比起其他Old School鞋款具有更强烈机能感的作品。这种设计风格在三十年前看来,无疑是颇为超前的。

  而在Air Force III之下的第二梯队中,Sky Force的名字再次赫然在列。而相比于1984年版,1988年版的Sky Force其实在设计方面,其实更加接近此前Court Force等鞋款的造型风格。或许也正是由于这种契合,在复古潮流的作用下,1988版的Sky Force比1984版更早迎来了复刻,大发体育,并且也在年轻消费者中具有更高的认知度。

  除了Sky Force,Air Delta Force这个名字也在1988年再次出现于Force新军的队列当中。但不同于Delta Force AC朴实的复古风格,Delta Force在设计上具有更强的运动感,尤其是在脚踝部位采用了较为夸张的设计线条。

  而在这一年中,另外一双带给人们巨大惊喜的Force球鞋,则是那双著名的Air Alpha Force。横跨鞋面前方的魔术贴,加上激进的低帮轮廓,使得Air Alpha Force具有比同期任何一款Force球鞋都令人窒息的攻击性,而这种风格恰是和Charles Barkley以后卫身高行内线之职的劲爆球风极为相符。再甚至说,正是从Air Alpha Force开始,Barkley开始逐渐在Force门下形成属于自己的球鞋风格。

  不过Air Alpha Force在NBA赛场上最著名的登场,却是来源于Charles Barkley??的好友,Michael Jordan。根据当时媒体的一些说法,Air Alpha Force在当时被Nike作为Air Jordan 2 Low和Air Jordan 3之间的过渡鞋款,安排给这位品牌旗下首位拥有个人签名鞋的新生代巨星穿着。并且那双在1988年1月30日见证了公牛队对阵尼克斯队的Jordan落场版Air Alpha Force还在去年登上了拍卖网站。

  而对于很多年轻鞋迷来说,那双由Don C操刀设计的Jordan Legacy 312无疑成功地以潮流之名,让他们从另一个角度了解到了那段属于Air Alpha Force的峥嵘岁月。

  在Force家族的历史上,“为何没有Air Force IV”这个问题称得上可谓悬案之一,在没有官方资料解答的同时,不少国外媒体都将这双Air Force STS视作为Air Force IV。我们姑且不说这样的判定是否正确,但从产品的角度而言,Air Force STS倒也确实得到了作为Force门派年度主推鞋款的水准。在整体风格上,Air Force STS基本延续了Air Force III那充满机械感的硬派气质,同时引入了在Air Jordan 3上大受好评的爆裂纹,这也是Nike为数不多地在Air Jordan鞋款之外采用爆裂纹元素。

  而在代言人阵营方面,David Robinson虽然不似Charles Barkley那样飞扬跋扈,但阳光健康的硬汉形象同样展现出了Force另一层面的风采,曾在1991年入选全明星,以投篮精准著称的后卫Hersey Hawkins则是Air Force STS较为另类的代言人选。

  至于Charles Barkley,自然是穿上了属于他的Air Alpha Force II。尽管这款球鞋本身依然是定位于团队鞋,但从日后Air Force Max CB,即Barkley首款签名鞋去倒推,真正属于这位传奇大前锋签名鞋的风格,在Air Alpha Force II上便已经成熟,并且若是要选择出一双最能够代表76人队时期的Barkley球鞋,那么答案毫无疑问便是Air Alpha Force II,多次不同版本的复刻演绎便是对它历史地位最好的佐证。

  同样是在1989年,属于Air Delta Force的“三部曲”终于随着Air Delta Force ST的诞生,从而暂告一段落。从产品本身来说,Air Delta Force ST其实并没有太过突出的亮点。倒是它与同伴们较为混乱模糊的命名,除了很能代表那个球鞋商业飞速发展的年代,也着实为笔者在资料整合的过程中增添了一点难度。

  关于重复命名,同样是在1989年,Nike还为已经枝繁叶茂的Force家族增添了一位名叫Driving Force的成员。其鞋帮处的NIKE字样可以被视作为是对于84版Sky Force的致敬,以及传统硬派风格的一种回潮。但是这并非Nike推出的唯一一款Driving Force??

  在Nike的命名体系中,Ultra这个略带激进色彩的词语是他们非常热衷的命名之一,早在Flight的有关故事中,我就特别提到过了Ultraposite和Ultraflight等经典之作。而Nike首次以Ultra命名篮球鞋,便可以追溯到诞生于1990年的Air Ultra Force。并且和此前许多主推款式一样,Air Ultra Force也在当时发售了高帮、3/4帮,以及低帮这三种形态。

  Ouantum Force也是1990年中Force系的新成员。从中底的形态,以及鞋舌上夸张的FORCE标识来看,它可以被视作为Air Delta Force ST的延续。

  而属于1990年的Force年度大作,自然便是由Charles Barkley担任代言的Air Force V。作为最后一双以Air Force X命名的主推作品,它的诞生,可以被看作为Force帝国以Air Force 1为根基,通过八年时间真正完成了缔造。

  它的后辈们,已经不用再存活于Air Force 1的光环亦或是阴影之下,而是可以通过自己写下那些同样值得被载入SNEAKER史册的篇章——就连Michael Jordan都会在“梦之队”定妆照中穿上一双Low Cut版本的Air Force V,又还有谁可以拒绝Force的召唤呢?

  在进入到90年代之后,球鞋科技发生着比以往任何一个年代里都更加日新月异的改变,特别是对于Nike而言,Max Air大气垫的出现,标志着以Force系列为代表的篮球鞋,即将进入到一个全新的时代。

  (未完待续)

  ▲“黑五”球鞋购买指南出炉,省钱全靠它!

  ▲Prada for adidas 联名发布,我们预料到了一边倒的骂声

相关的主题文章: